hhlife留学租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35|回复: 0

:真是天下奇闻

[复制链接]

26

主题

26

帖子

37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76
发表于 2022-7-29 14:24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:真是天下奇闻
“稀里哗啦”的链条声响中,二大爷把车子推到了胡同里。嘴里说着“快回去吧”,他左脚踩在车蹬上,右脚点地一撑。
自行车滑行向前,他骗腿儿上车后远去。
三大妈招手喊着:“他二大爷,哦不,刘组长,您慢点儿啊。”
喊过之后,她再要跟秦淮茹争执几句,却见身边没了人影。
回了家的秦淮茹,看着低头抹泪的贾梗生闷气。
“得了,差点儿给易中海跪下,这也没解决事儿啊!”贾张氏回到家里,得知了具体情况后,先是气恼再劝说着,“已经这样儿了,还能怎么办?关键是许大茂可恨!”
“您还说这样的话?是赖许大茂的脑袋不结实吗?”说完,秦淮茹也乐了。
也笑了,贾张氏安慰了贾梗后,再对秦淮茹说:“不是说要看许大茂的伤势恢复吗?你过去问问啊。”
说完,她看着贾梗。
奶奶的意思,贾梗很明白:这时候,不要再乱猜疑了。
点点头,他看向母亲。
哀叹一声,秦淮茹气恼地说:“干脆,我请半天儿假,伺候许大茂那个,”
把“王八蛋”三个字咽了回去,她洗了把脸,喝了口粥后,走去了后院。
何雨柱和郑晓宝聊着天,从中院走了过来。
“晓宝,是换粮食去了,还是淘换东西去了?”何雨柱笑着问。
“呵呵,淘了本小人书,讲诸葛亮的。”郑晓宝忍不住笑了。
何雨柱更是觉得好笑:“多少钱?”
“二分钱。”郑晓宝随口说着。
眼前猛然出现一个人影,何雨柱站住了脚:“找我?找我也没用啊?”
“就是看你没用!”秦淮茹瞪了他一眼,“我去看看许大茂!”
听到她去慰问自己的仇敌,何雨柱心里很别扭:“看黄鼠狼去了这是。”
秦淮茹“呸”了一声,再要求着:“替我去请半天假。”
“得嘞。”何雨柱说完,跟着郑晓宝向外走去。
秦淮茹看两人走出院门,叹口气后来到了后院。
一大爷刚走出家门,看了她一眼后连忙快步向前走去。
“一大爷,”秦淮茹喊了一声,并没有拦住他的步伐:“棒梗儿的事也就那样了。”
无奈地摇摇头,秦淮茹又见到聋老太太站在门口。
“老太太,起得早啊?”她问候了一句。
“出去遛个弯儿。”聋老太太自顾说着,拄着拐杖走了。
后院安静了下来,秦淮茹走到许大茂的屋门外,犹豫了一下抬手敲门。
刚起床的许大茂,正看着刚换下来的脏衣物发愁。从门玻璃中看到是秦淮茹,他不禁警惕起来。
也不开门,他直接喊着:“什么事儿啊?你别进来,就直接说吧。”
“开门啊你!”秦淮茹很气恼。
坚持了一下,许大茂还是忍不住开了门:“敞着门说话,可别让我那个吕布儿子起疑心。”
走进屋里,秦淮茹不禁掩鼻:“哎呦,这是什么味儿啊?!”
许大茂合肥牛皮癣医院哪家比较好脸上通红,刚要解释几句,却见她抄起地上的脏衣服抱起来就走。
“哎,哎,怎么着?这是要抢啊?!我也没几件多余换洗的,你手下留情吧!”说着,许大茂过来争抢。
丰腴的身子一扭,秦淮茹不悦地说:“讨厌,别动手动脚的。我来给你打扫一下卫生!”
许大茂听了一愣,然后就明白了:“你这是将功折罪。呵呵,好,我必须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说完,他拎起水壶,打满了烧上。
秦淮茹干家务很麻利,帮助男同事倒也算是熟悉——原来给何雨柱也经常打扫屋子洗衣服,来换取饭盒及情感拉近。不过,最近因为娄晓娥,这样的机会消失了。
烧了水,许大茂往大茶缸子里捏了一些高碎,用开水沏上:“闷一会儿啊,淮如。”
秦淮茹不理会他的调笑,继续在院里水池边,卖力地在搓衣板上搓洗着。
看着她丰腴的身子,在为自己做着服务,许大茂眼前出现幻觉:这不就是媳妇儿应该做的吗?
YY小说
“别傻站着,给我拿几个衣架。”秦淮茹抬起胳膊,把晃到脸颊边的头发蹭开。
回过神来,许大茂连声答应着,找来几个竹制衣架。
走到她的身边,他低声说:“淮如,你可真好,原来都没觉得。”
刚要喝骂他的调笑,秦淮茹扭头看去却见他神色很正经。
这更可拍。
“一边儿去!这晴天白日的。”她低声呵斥一句。
还要再说什么,许大茂的余光见到了一大妈的身影。
转头看去,他只见一大妈像是避瘟神那样,迅速地回了屋。
“淮如,我去吃早点,你吃了吗?”许大茂笑嘻嘻地低声问。
“吃了。”秦淮茹继续洗着,随口说着,“棒梗儿没吃。”
“嘿,你还真给我设套儿啊!”许大茂皱紧了眉头。
“怎么?你跟你干儿子还较劲?”秦淮茹说着,不禁抬头看了一眼许大茂脑袋上的网兜。
哀叹一声,许大茂说:“还得好几天才能拆线呢!三针!”
秦淮茹不再说话,把衣服在大盆里搅动得“哗哗”响。
许大茂看了看她,迈步向院外走去。秦淮茹见他走了,不禁暗松口气,洗得更加卖力。
刚走到中院,许大茂瞥了一眼何雨柱大敞着的无门后,怒火随即就上来了:前妻娄晓娥,正在何雨柱屋里忙乎着收拾。
心里冒酸水,眼睛里喷着火,他恶狠狠地瞪视着娄晓娥。他之所以如此大胆,是因为他知道傻柱去上班了。
娄晓娥抱着何雨柱的床单要出来洗,一脚刚迈出屋门,另一脚还留在屋内,就看到了前夫凶恶的状态。
许大茂脑袋上包着一个白网兜,已经得知了大致内情的娄晓娥,看在眼里只觉好笑。
对这个色厉内荏的人,她并不怕他。
径自把换下来的床单放进门口的大盆里,她正要转身回屋,听见许大茂咬着牙低声说:“娄晓娥,我跟你丫没完!”
自己的家里出了事故,娄晓娥现在还不能确定许大茂是否参与其中。但无论怎么说,她都知道:这个势力市侩的小人,要是坏起来,心肠的确是狠又硬。
本来不想与他纠缠,娄晓娥还是没做声,但许大茂却是来了劲。
他近前一步,低声说:“娄晓娥,你就在我眼前晃悠吧!有你好果子吃!”
娄晓娥忍耐不住,反唇相讥:“真是天下奇闻,难道为了你不满意,我就该钻进老鼠洞里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hhlife留学租房  

GMT+8, 2024-3-1 19:08 , Processed in 0.046840 second(s), 4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